我们的孩子在刷抖音追徐蔡坤,以色列的年轻人却在干这个!

前一阵子“肖战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热点的背后不难看出当下年轻人追星的热情。粉丝多数是青少年,他们刷抖音等各种社交平台综艺追更,不允许任何人否定自己的偶像,甚至为自己喜爱的明星在网络上“大大出手”。然而在以色列,十几岁的年轻人把业余时间全情投入到编程、造机器人等发明创造上。

历史上,犹太民族遭受过巨大的灾难,后来才得以在以色列重建家园。建国以来,以色列一直致力于科学和工程学的研究,以色列的科学家在遗传学、计算机科学、光学、工程学和其他技术产业上的贡献都相当杰出。在20世纪,获得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中,犹太人约占三分之一,我们最熟悉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就是犹太人。以色列饱受战火摧残,经济和国民建设如今却飞速发展。我们也许可以从周轶君的纪录片《他乡的童年》中一窥究竟。

工程编程、机器人,践行STEM教育

在以色列的阿克发·阿亚洛克高中一群高中生在给记者展示他们做的机器人设计方案,和这背后的实际应用理念。他们有个自己的工作室,在这里制作、组装。他们没有和工厂或者成年人合作,全部都是自己制作,只有孩子们参与。这个机器人队组员平均年龄16岁,而且还有扛着电锯的女生。

阿米特今年14岁,她是机器人队的组员,她说,从给机器人编程,到做工程和电子产品,乃至到项目的公关,寻找赞助商都是他们自己做。阿米特说:“我只有14岁,但我已经在做我以前觉得,在我的年纪不可能做到的事。”

在创业基地Green Start学院,这里年仅16岁的德维尔给记者展示了他们新开发的产品。这是一款通过人脸检测技术监控到司机疲劳驾驶,从而发出警报的实用工具,他们希望通过这款产品可以拯救更多的生命。

这些年轻人发明的科技产品更偏向于实际应用。比如这款用于检测醉酒的光谱仪,仅通过指纹就可以做出判断。

这些年轻人因为爱好科技聚集在一起,也组建了他们自己的创业公司。他们说,创业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学习成绩,创业不是取代上学,而是和上学一起进行的。

他们的老师说,这群学生一定会成长为,可以为自己的人生做出正确决定的人。这是学校原本不会教给你的特殊技艺。

以色列科教兴国。这让人想起了2019年三个计划登月的以色列年轻人。

俄罗斯、美国、中国曾经成功向月球发射探测器,而这三个以色列年轻人仅仅是因为个人兴趣爱好而凑在一起,就像做“试验”似的研制他们的登月器。

2019年4月,当这三个以色列年轻人研制的登陆器在仅距离月球表面150米的高度降落时,突然与地面失去联系,宣告了这场历时近两个月的登月之旅最终失败。结果虽然有些令人失望,但是他们向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Kfir Damari在6岁开始学编程,11岁开发出自己的第一个计算机病毒,才华横溢。Yariv Bash是一位电子和计算机工程师,曾担任电子研究和开发团队负责人。Yonatan Winetraub获得电气工程专业硕士,毕业于NASA国际空间大学空间研究专业。这三人虽然背景各异,但是恰好组成了开一家火箭公司所需的技能。

本次登月计划虽然失败,但是以色列人却把他们视为英雄。因为犹太民族所定义的英雄是,那些虽然失败了,但是不会被失败经历去定义自己的人。

犹太民族最重要的三件事是

教育、教育、教育

以色列人口中拥有大学学位的比例世界第一,2012年被评为全球受教育程度第二高的国家。因为犹太民族最重要的三件事是:教育、教育、教育。而其中犹太妈妈的角色尤为关键。虽然他们和中国妈妈一样望子成龙,但是在细微之处却有所不同。

纳娃的16岁儿子是一个创业公司的CEO,他的团队曾在美国宇航局举办的比赛中得到第一名,在以色列的全国比赛中获得了第二名。纳娃说,虽然他们可能不会一直做这家公司,他们的公司也不见得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他们学到了这个过程,大多数以色列人会说,尽你所能,如果这样你还是没有成功,我们再努力下,这次没有成功没关系,每个人都要学会面对失败。我想,以色列关于“失败”和“成功”的定义令人深思,也许正是有这样的母亲鼓励着,那三个以色列年轻人才不畏他人的眼光,敢于自制登月器实践自己的梦想。

纳娃的孩子有的热衷于科技创造,有的喜欢花样游泳。她说,向孩子展示任何你感兴趣的事物,他们可能不会样样都做,但他们会知道这些可能性都存在,之后他们会专注于其中的一或两件事。

我们可以在以色列妈妈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成才,但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即便他们没有做到传统中定义的成功,但是他们做到了他自己就可以。

德隆是以色列知名教育家,他有两个孩子,女儿阿洛娜11岁,儿子塔伊马13岁。他自创一套游戏,激发孩子们大开脑洞。在自己的家庭中他们也常常玩这样的游戏。

他把孩子们聚在一张桌子前,游戏规则是在所有的物品中,创造一条序列,可以让这些物品关联起来的逻辑联系。比如先放一个水瓶在这里,顺序放的第二个物品是水杯,这个杯子为什么放在这里必须提供解释。因为水可以放进杯子里,这就是把水杯放在这里的原因。

周轶君也参加了德隆的这项家庭活动。她把空调遥控器放在了第三位,原因是既然用杯子喝水是这里太热了,所以她用遥控器打开空调。小女儿阿洛娜把车钥匙放在第四位,因为它和遥控器一样也是黑色的。德隆又补充到,车钥匙和遥控器都有开关,他给这两个关联补充了更为复杂的解释。

这种像是头脑风暴,又像是在拉伸你的肌肉,提高大脑的灵活性。游戏简单,却也重要。他让人们有能力在不同的物体之间建立联系,以及在人生的不同选择之间建立联系。这是所有对创造力的解释的前提。

德隆不仅有一套特殊的思维训练,他还“放权”让孩子们决定自己的生活。他的女儿阿洛娜11岁,每天要接近午夜才睡觉,但是作为家长却不干预。因为他觉得女儿每天早晨7点要起床,如果这种作息她可以应付,作为家长就觉得没问题。因为她要学习什么是对她有益的,或者有害的。

塔伊马今年13岁,他晚上7点或者凌晨1点睡觉,他说父母给了他对自己负责的能力,并且相信他会做好。

我们有很多父母喜欢为孩子做决定,而父母应该做的只是教会孩子管理好自己,并且为自己做出的每一个决定负责。

创业者的乐土以色列,给青年更多思考空间

以色列是人均专利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众多发明包括U盘、滴灌技术、语音信箱和小番茄。

阿哈罗尼是以色列拉特维夫大学管理学院主任。他说,如果你失败并开始第二次创业,当你筹集资金的时候,投资者会给你更多。投资者认为,你从错误中吸取了经验,不会再重复同样的错误。犯同样错误的几率非常低,所以我们现在再试一次。

以色列有很多连续失败的CEO,有的企业家可能直到第四次创业才会成功。不仅以色列社会是创业者的乐土,以色列军队还给年轻人提供了发明创造的平台。

全民皆兵是以色列的特色。年满18岁无论男女,都要服兵役。以色列军队实际上就是一群高中刚毕业的年轻人集训营。他们最具活力与新意。所以,以色列军方近些年干脆成立了创新部门。也经常组织年轻人搞创意马拉松竞赛。在24小时内组织小分队,拿出新的方案。

一位长官说,我们只是给他们提供机会,去想出点子,给他们机会让不同的想法聚到一起。这些不同部门的士兵是第一次在一起交谈。刚见面就组队,并开始合作。在军队之外,他们都是从低层开始做起,但在这里他们可以学习如何管理项目,并且如何相处。

这里的年轻人之所以不断探索,勇于创新,源于以色列一个本土词汇“虎刺巴”(Chutzpah)。

阿利尔博士来自军方制药部门,他认为“虎刺巴”描述了犹太人的一种性格,指的是大胆、诚实、直率。人们彼此直截了当地说,我觉得这里有问题,让我们面对它吧。有时候在其他文化中,人们这样可能会被吓到,但是在以色列,准确说出你所想的,是被广泛接受的,这让我们对彼此诚实,也让我们能够快速找到解决方案。

所以士兵面对长官可以提出疑虑,可以辩论,并且乐于给士兵们提供这样的平台,让年轻人有机会表达自己,尽管他们处于最低军阶,也可以自由舒服地准确说出自己的想法,这是让我们组织真正灵活的原因,并且可以迅速弥补我们发现的差距。

拉特维夫大学管理学院主任阿哈罗尼也提到以色列人善“辩”的一面。他有一个4岁的小孙女,每次告诉她你现在要去睡觉了,她都会问为什么。你该穿这条裙子,她问为什么?你该吃饭了,她也问为什么?质疑一切,辩论是犹太教的一部分。他们质疑权威,在以色列没有强大的权威。

电影导演阿维·科亨说,以色列之所以可以成为创业国度,依靠的一个重要品质就是保持个性。个人主义是以色列社会最尊重的品质,它意味着有很多创造力。我们不墨守传统,在以色列没有人崇尚权威。

教育如何培养孩子创新?在影片的结尾《创业者国度》的作者之一索尔·辛格给出的答案是,让孩子对他们所做的事有更多控制权。也许,我们以孩子之名为他们做了很多本应他们自己掌握,并且为之负责的事。但愿以色列的教育,和他们的种种观念可以为我们的教育理念打开思路。

干货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我们的孩子在刷抖音追徐蔡坤,以色列的年轻人却在干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