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视频战争:短视频战争后,B站、西瓜视频、爱奇艺随刻、抖音、快手

经过十余年的长视频混战,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于pc互联网末期最终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

近几年,短视频战场开辟,从最初的美拍小咖秀等平台的多极混战,到如今的抖音快手两强争锋,短视频战场在2020年陷入难分伯仲的无限战争。

但新战场依旧在开辟,接下来将是网络视频形态的终局战争。终局战争中B站,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爱奇艺随刻等平台粉墨登场,各方势力正在YouTube模式上开启着剑拔弩张的诺曼底登陆。

新战场聚焦于10分钟左右的pugc内容,pugc即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Content,即“专业化用户生产内容”,内容既包含各类普通用户上传的非专业化内容,也包含机构或专业人员生产的专业内容。关于这一模式,全球头部玩家YouTube早已为国内玩家树立了标杆。

 

Pugc内容的开疆拓土并不起始于2020年,但却将在这一年成为新的战略焦点。在短视频抖音快手两强格局基本形成的2020,B站正凭借其弱化ACG的势头来摆脱二次元的束缚,西瓜视频也凭借头条系纵横交错的产品矩阵,大肆吸纳着用户,爱奇艺新开发的随刻也丝毫不掩饰其对这一领域昭然若揭的野心。终局战争究竟会走向何方,接下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首先我们来聊聊为什么说视频主战场将发生改变?这里将分两个角度加以分析。

第一,我们先来看看短视频战场的战况。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短视频行业总体月活达8.21亿,其中抖音4.86亿,快手3.41亿。《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6月,中国网民总人数达到8.54亿。也就是说,短视频领域俨然已是一片红海,随着c端市场的天花板越来越临近,各平台对用户的争夺将由增量争夺变为存量争夺。留给短视频平台的选择要么是出海,要么是扩宽赛道,前者的军备竞赛早已在海外打响,抖音海外版tik tok和快手海外版kuai都在全球留下了漂亮的战绩。而关于扩宽赛道,除了探索商业化的模式,放开视频时长也是一种方法,2019年抖音快手都在进行放开视频时长的内测,而2020爱奇艺财报电话会议上,CEO龚宇也直接透漏公司正在测试一款名叫随刻的YouTube模式应用。

 

第二,我们来看看YouTube模式下的这片市场。YouTube诞生于2005年,2006年被Google收购,到目前全球用户超20亿,是当前全球最大的视频搜索和分享平台。而相反国内,成熟的平台并没有,早期的优酷,土豆等平台虽然做过这一模式的尝试,但那些年由于技术不成熟、创作者缺乏等原因,最终都不了了之。

 

虽然说,这片市场还处于蓝海,但不代表背后不存在各方势力的虎视狼窥,2018年上市后的B站,逐步放开泛二次元的进程,前身为头条视频的西瓜视频,从2016年诞生起便瞄准了这块蛋糕,之后的爱奇艺随刻,快手,抖音也注定将在这片蛮荒之地兵戎相见。它们谁会成为中国的YouTube,接下来将逐一分析。

 

为了从辩证角度向大家清晰展示当前市场的竞争状况,在这里将通过对B站和西瓜视频两方势力的对比来加以分析。

 

第一方面,用户规模。

B站,2019年第三季度月活为1.279亿,日活为3760万。西瓜视频为1.3亿,日活5000万。这对于短视频领域动辄数亿的日活还有很大空间,如果拿同属性的YouTube来对比,20亿的月活更加反映了二者巨大的潜力。

 

第二方面,内容生态。

先聊聊b站,B站成立于2009年,诞生之初是以动漫、游戏为文化核心的二次元网站,2017年底,B站开始了纪录片扶持计划,并不断扩展分区,之后,平台不断向生活娱乐等非二次元内容倾斜。根据艾媒咨询对b站2019H1内容分区的统计,B站稿件数量排名前五的分区分别为游戏34.5%,生活23.7%,娱乐9.8%,影视8.4%,音乐8.0%,非ACG内容占全站的60%,

而这一比例还在逐步提高。可以说,现在的B站正在脱胎换骨,目前来看,B站的生态是以二次元+生活娱乐为主。

 

相比于b站谨慎的商业破圈,西瓜视频从诞生之初就瞄向YouTube模式,最新的网页端改版直接模仿YouTube界面。而b站网页端至今没有加入推荐模式。在西瓜视频成立的四年时间里,大力扶持三农综艺等内容,更关注内容多样性与大众用户。

正是因为如此,加上B站当前没有完全放开的次元文化防御,导致西瓜视频内容供给量要高于前者,据相关数据统计,2019年,B站每天视频供给量7万条,西瓜约在30万条左右,YouTube供给量在360万左右。

 

第三方面,用户黏性。

由于社区属性,B站更多关注文化内核,多年的深耕,逐步培养起以弹幕互动为特色的良好社区氛围。而西瓜视频主要是依靠头条系巨大的用户流量注入形成的矩阵产品,用户并没有很强的归属感。

 

第四方面,外部辅助。

聊起外部辅助,就不得不聊Google,YouTube能有今天,与Google密不可分。

1. Google依靠其安卓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使得手机厂商必须预装YouTube等自家应用

2.谷歌搜索会给YouTube强导流,使得YouTube占据了搜索的视频入口。

3.Google强大的推荐系统让用户能随时随地接触到感兴趣的内容。

4.Google庞大的资金给予YouTube发展支持,在YouTube的创作者合作伙伴计划中,55%的收入会反哺给创作者。

而在国内,今日头条强大的引流能力以及推荐算法倒也给予了西瓜视频有效的BUFF加成。而B站,目前来看这方面倒有些缺失,或许联合百度倒也不失为一种可能的选择。

 

聊完b站和西瓜视频,接下来聊聊爱奇艺随刻,作为爱奇艺2020年发力的新业务,其实并不是毫无可行性,至少,相比当年的西瓜视频,其积累多年的内容库便是一种优势。

依托于爱奇艺原创丰富的内容,以及庞大的用户基数,随刻可以更快完成冷启动。当平台的pguc内容形成一定规模后,也可以实现以短带长的模式,比如短视频追剧,最终将用户引向会员付费。另外,对于爱奇艺来说,其干爹百度也可以为其内容引流,搜索结果中出现更多爱奇艺的内容,这可能也使得随刻有成长的可行性。

 

最后聊聊抖音和快手,令前面几家真正恐惧的其实不是抖音和快手是不是要做这项业务,而是二者本身。本质上,这些平台相互竞争的目的就是抢占用户焦点,抖音快手形成寡头之势后,会产生一种虹吸效应,用户和内容生产者都会进入规模更大效益更好的平台,最终形成马太效应,强者恒强。因为抖音快手庞大的规模,一旦放开时长,用户和创作者更多的将选择深耕这个平台。另外,对于二者来说,因为短视频天花板即将到来,平台也正在探索更多的业务模式,接下来,可能会与前面几家正面交锋,就像当年抢占斗鱼、虎牙的蛋糕一样。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YouTube模式的市场争夺可能是个绵绵不休的过程。B站胜在生态,但次元壁垒也阻挡着其生态外延,或许,什么时候b站CEO能下定决心更换其图像,并将B站界面进行简洁的改版,非二次元用户才会大批涌入进来。西瓜视频恰恰相反,凭借优秀的推荐算法及头条引流辅助,有助于西瓜视频扩展更多用户,但西瓜视频当前的一个问题在于分区设置的问题,或许更加精细化的分区将是改进其社区生态质量的一种重要方式。随刻的生态当前并不成熟,前途有待观望。抖音快手或许不会直接演变为YouTube的模式,只不过它们可能通过虹吸效应吸走前面几个平台培养出来的优质作者,最终这些作者成为抖音快手的嫁衣。

干货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2020视频战争:短视频战争后,B站、西瓜视频、爱奇艺随刻、抖音、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