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华为后,美国又开始担心抖音选总统了?

军方在社交媒体上征兵已经不稀奇,但是当美国陆军在TikTok上发布征兵广告的时候,Facebook、Twitter、Instagram都坐不住了。

而美国政客发现年轻人开始在TikTok上大谈政治的时候,就更坐不住了。

如果你一时不知道TikTok是啥,那请看下方一毛一样的logo。
TikTok是抖音短视频的国际版,是近几年中国移动产品出海,并能融入国外文化的成功代表。(因在美被抵制,TikTok官方声明过与抖音的业务是两者独立的。)
美国人在慌啥?
来看历史进程,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些结论呢?
奥巴马玩转Facebook;
特朗普Twitter治国;
那么,下一位美国总统必须得是TikTok的忠实用户啊!(手动狗头)
2018年前,没有人没想到国货出海获得佳绩的APP是Tik Tok。2019年,更加没人想到Tik Tok也会被请去美国听证会。
2018年是TikTok进军海外飞速发展的时期,TikTok全球月活人数超5亿,其中2650万来自美国。(包括字节跳动收购music.ly与TikTok合并。)当年的TikTok已经在GooglePlay上排名第四了。
TikTok席卷印度、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后,又迅速风靡欧美国家,在国外APP下载数据上超过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等主流社交媒体和视频APP。
2020年1月全球APP下载排行榜,均位列Overrall、APP Store 和Google Play的第一名。
在美国,TikTok吸引了大量用户,特别是儿童和青少年。
相关数据显示,它的用户群2020年将增长21.9%,达到4540万人。到2021年,这一数字将超过5000万(5220万)。在此之前,这个充满活力的短视频平台在2019年增长了97.5%。

那些曾经稳坐第一把交椅的社交娱乐APP,被TikTok瓜分走了用户的停留时间。

他们急了,马克·扎克伯格在大学做演讲时,以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平台TikTok举例指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

拥有同样担心的,还有美国议员。他们质疑TikTok将用户数据收集,并交给中国政府。

继2019年11月,2020年3月TikTok再一次被请上了美国国会听证会。讨论内容依旧是关于TikTok数据安全问题。

既然大家都坐不住了,TikTok怎么能安稳坐住?毕竟它和华为一样,也开始被美国「追杀」。

2019年月5月16日,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点名对抗,许多人骨子里热血沸腾。可能是爱国心切,也可能是对不公正待遇的愤怒。

不过直至今日,华为已经第5次获得美国延长临时许可了。

这两次听证会,TikTok都拒绝出席。

两次听证会也算是默认Tik Tok确实很大程度影响到了他们。关于限制TikTok的说辞都是涉及用户信息隐私。

当一首歌在抖音上火了,洗脑就不成问题了。利尔·纳斯·X制作的《Old Town Road》,在TikTok上爆红获得流量分成,为他打通新路进而在音乐领域变现。
 
这首歌始发在2018年,但并没有得到很多关注。直到2019年我把它放在TikTok上,并设置了公众免费使用的权限,一下子就爆了。
利尔·纳斯·X

疫情当头,不少外国人尝到TikTok的甜头。被关在家里,没有人能拒绝在无聊的时候接受短小精悍娱乐内容的持续输出。

 

越南的QuangDang,在TikTok上发布一首洗手歌迅速激起病毒式模仿。

(指路40秒)

在号称美国春晚的2020年超级碗节目上,TikTok投放了一支30秒的广告。这也是中国公司第一次在超级碗上投放广告。

开头提到的美国陆军高层机构用TikTok发布招兵信息以吸引跟多年轻人的目光。

但随之美国陆军就受到了美国议员的警示:「使用前请评估中国科技公司可能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直至后来下令禁止所有联邦雇员使用并督促家属将TikTok从手机上卸载。

信息安全隐私问题不会真的威胁到美国,被一刀切;或者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其他国家的阻碍。(目前只是一种借口,不过这借口可能用反垄断是不是更好点?)

 

至于美国政府所担心的信息安全问题,或许就是他们侵害过别人有经验在先,因而极为小心谨慎。

 

收集用户信息与许多流行的应用程序一样,包括跟踪个人位置和移动的数据。(只不过在国内,大可不必担心YouTub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等APP带来的问题。)

抛开信息隐私问题,有一个这段子:直到特朗普真正成为总统,美国媒体都还在发希拉里必然成为总统的稿件。

抖音与TikTok有区别吗?

跑去TikTok转一圈回来,你会发现,还是中国人会玩。我们玩过时的套路在外国人眼里玩的不亦乐乎,憨厚淳朴的外国人还在无限套娃。

不过Tik Tok起步比抖音晚,很多时候靠着「搬运工」,墙里墙外两边搬视频。走套路也是抖音的老路子,且变现方式也没有抖音成熟。

信息圈层带来巨大的隔阂,用户在大数据算法下被信息围挡。这也是TikTok的一方优势,能快速融入外国文化,极大原因之一就是擅长本土化,了解不同国家用户的兴趣爱好。

 

不同于国内,TikTok要面对多个国家的差异。因此在语言选择下,优先只看使用当前语言的评论。

 

能看到画风与我国无限相似的日韩帅哥美女,也能看到一脉相承印度广告式的无厘头,以及各种「外国人少系列」的极限作死。

 

做出同类人的画像,增强用户粘连度。类似视频推荐、购物推荐、信息推荐,这些算法摸透你平时的兴趣。

 

长此以往,就是数据让你看到你想看的,或是让你看到希望你看的。只有通过手动搜索去主动跳出固定的圈子。

 

只不过这一点同样与国内外许多流行的应用程序一样,已然是常见的情况。

互联网起源地在美国,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也都在美国。

美国也当然不可能直接承认Tik Tok威胁到了本土企业的发展,更不愿意让外来的互联网企业挤压原有的生存空间。

至少在现在,TikTok确实是中国产APP,字节跳动组织架构升级更加坚定要在海外市场调兵遣将。

字节跳动8周年时张一鸣的公开信中写着:「接下来我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和Alex(本文开头提到被合并进TikTok的music.ly的负责人)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

而在未来,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也将一次次面临像华为和字节跳动一样收到来自国家发布「通缉令」的情况。

干货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针对华为后,美国又开始担心抖音选总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