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上线百余部影视作品,要抢占“长视频”市场?

2019年,抖音和快手相继放开视频录制权限,试水微综艺、短剧。2020年,背靠字节跳动的抖音在疫情期间免费上线百余部电影供用户观看。而快手也已将经营范围延伸至电影制作、发行领域,计划推出以UGC内容为素材的纪录电影。短视频越来越长的背后到底释放了什么信号?未来短视频平台会将“长视频”纳入主要赛道吗?

短视频平台为何开放时长?

2019年4月25日,抖音全面开放了用户1分钟的视频权限。8月24日,又宣布将逐步开放15分钟视频的发布能力;而快手在7月19日也表示其正在小范围内测长视频功能,时长限制在57秒以上,10分钟以内。短视频平台不断拉长视频的背后到底意欲何为?

目前,短视频行业仍然保持着向上的势头,但拐点已经悄然出现。在此背景下,平台需要创新的内容发展机制、产品价值观和商业模式。而基于市场变化和行业供给,调整视频时长似乎成为一种可选的方法论。

一方面,短视频行业的增速已经放缓,面临红利消退的问题,在白热化的竞争状态下,抢夺用户时长和增强用户粘性成为必然之举。同时短视频内容显露出同质化、跟风化、低质化、信息密度低等现象,也逐渐让用户产生审美疲劳,需要通过新的刺激留存用户。

而增加视频的时长,从整个视频根基处进行迭代升级,不仅可以探索新的用户增长点,同时能获得差异化竞争优势。横向来看也能提高内容壁垒,增加模仿、复制成本,对于保护创作者权益、建立与用户之间的稳固纽带也有所裨益。

另一方面,除了休闲娱乐外,部分用户注意力分配出现了补充知识、学习技能的重要层级。改变视频时长一定程度上能加强知识的完整度和深入度,让传授技能的实用性内容也将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从而多层次地满足用户的学习需求。此前,抖音平台与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等多家机构联合发起“DOU知计划”,向符合条件的科普内容创作者优先开放5分钟时长的视频权限。而视频时长权限的开放也反过来将吸引更多优质、专业的内容创作者,从而促进内容领域的多元化发展。

从商业化角度来看,视频时长的放宽也为广告提供了更多的发展余地,让平台取得更多变现收益。此外一些有深度的知识类视频或者优质的短剧短综艺,可以通过用户付费的形式获得收入。目前已经有创作者开始尝试和摸索付费业务,以抖音 “爆笑三江锅”推出的系列微电影为例,用户支付3元后才能观看。

时长的扩充意味着可以容纳更多的内容形式。目前短视频平台上的内容已经拥有更多的剧情化、多元化的内容。在此基础上,给用户提供持续内容消费可能性的连续短剧、短综,正成为短视频平台新的探索方向和新的风口。

微剧、微综艺成新的风口

目前,抖音和快手正积极推动短剧、短综等内容的发展。一方面发布新的合作计划和产品功能。另一方面还积极为创作者提供流量、工具、资金等方面的扶持。快手为平台上各类型短剧打造出独立入口“快手小剧场”,并表示将为优质短剧作品提供多重曝光、推广权益。抖音发布短剧短综招募令、推出创作者成长和扶持计划。

此外,短视频平台更加重视原创内容的输出。以抖音为例,在2019年12月推出“抖音出品聚沙计划”,力求聚拢一批微综艺、短剧的新鲜血液。而 “官方出品”也透露出抖音对于自制内容的勃勃野心,不仅想要做UGC的平台,也想要向PGC进军。

短视频平台上的短剧创作也同步升温,涌现出一批专门以输出原创影视内容为主的创作者,并且很多创作者背后有专门的创作团队,有些短剧制作公司甚至将自身进化成一个小型影视制片公司,依靠专业化流程,稳定、高质的输出内容。

在平台方和创作者的双重带动下,平台上的微剧、微综艺等内容越来越充盈、类型逐渐丰富,并且部分内容获得了可观的流量。快手已经上线了一批“校园”、“恋爱”、“乡村”、“家庭”、“悬疑”等类型的短剧,而拥有亿级播放量的作品不在少数。抖音除了短剧内容外,将目光更多放在了微综艺上,并在2019年末连推《魔熙先生+》、《寻梦“欢”游记》以及《归零》三档微综艺,其中《归零》累计播放量也突破了1亿。

优质短剧还逐渐培养起用户在短视频平台上追剧和看综艺的习惯,这反过来带动着短视频平台进一步把内容拉长甚至进军长视频领域。

会继续进攻视频领域吗?

据艾媒咨询数据2019公布的监测分析发现,短视频的爆发式增长并未消解网民对长视频的内容需求,超过七成的用户既观看短视频也观看长视频,这也意味着占领未来视频市场的并不会拘泥于某一类型的视频平台。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未来想要获得更大的用户流量以及更多的发展主动权,进军长视频内容尤为关键。

在电影领域,短视频平台已经有进军长视频的迹象。2020年,抖音上线了囊括“喜剧”、“动作”、“爱情”等类型在内的百余部电影,并且具备投屏功能,用户在短视频平台上看电影已经成为现实。而快手纪录片电影也有望在2020年上映。未来短视频平台借助在电影宣发中的重要价值,通过与影视公司进行深度合作,为进一步参投、参与发行主流电影提供更多可能性。

同时短视频平台和地方卫视的合作也越发紧密,在2020年疫情期间,抖音与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安徽卫视、深圳卫视、湖北卫视、江西卫视等多家卫视实现了疫情专项节目/云综艺上屏合作,各类抖音视频内容应用到卫视节目制作中,这为未来双方在内容制播领域的进一步合作带来可想空间。并且伴随着短视频平台上微剧、微综艺内容生态的逐渐成熟以及在自制内容上的经验积累,将为其开拓长视频业务奠定基础。

短视频平台在布局“长”视频过程中也面临诸多挑战,如何提高内容创新能力、如何在长时间内持续有效地吸引用户注意力、如何在短视频和长视频之间做好平衡等等问题将成为平台的长期考验。并且长视频的市场格局已经基本稳定,用户收看习惯逐渐养成,想要打破这一格局、抢夺用户流量,显然意味着更大的难度。

未来短视频平台的内容生态将会呈现出何种景象,在长视频领域还会有哪些动作,着实让人期待。

干货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抖音上线百余部影视作品,要抢占“长视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