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级抖音达人参加女团选秀,短视频还在做造星试验

随着偶像选秀节目《创造营2020》正式官宣,抖音达人“爆胎草莓粥”受到了更大的关注。

4月8日,《创造营2020》全体学员宣布入驻腾讯视频,与此同时,学员们的个人海报也正式亮相。

其中,在抖音拥有1000多万的头部短视频达人“爆胎草莓粥”也以学员身份参与这档女团选秀节目,并用名“张馨文”。

爆胎草莓粥是谁?她曾凭借自己改编的一首权志龙的歌而走红,最大的亮点就是可以无缝隙的转换韩语、四川话和普通话,并且有不错的舞蹈功底和穿搭水平。

在过去,不乏有短视频达人想借助综艺节目破圈的例子,如嘿人李逵、哈妮克孜、野红梅等。

但短视频达人能借助综艺节目实现破圈么?从目前来看,这仍是一条不确定的路,短视频仍在做造星试验。

达人参加女团选秀

抖音达人“爆胎草莓粥”最近多了一个新的身份标签:创造营2020学员。

今年的3月11日,偶像选秀节目《创造营2020 》官方微博宣布,节目正式开场,并将在近期播出。

该消息迅速顶上了微博热搜,不久后,节目选秀名单也迎来了官宣,抖音达人张馨文便是其中一位。

张馨文至今在抖音发布了263个作品,最早的视频作品可以追溯到2017年10月份,视频大多以跳舞和日常内容为主。

现在,张馨文在抖音的粉丝数将近670万,此外,她还有另外一个抖音号“爆胎儿张馨文”,粉丝数为826万。两个号的总粉丝数已经接近1500万。

其中,小号与大号的风格一致,但内容更加日常化。

张馨文对小号的定位是“爆胎的日常发疯号”。而在粉丝眼中,她的身上有着多个标签:韩国留学生,元气少女........

张馨文并非是素人,背后的团队是业内知名MCN机构papitube。

随着《创造营2020》登上微博热搜,张馨文也受到了较大的关注,如今张馨文的微博名字已经改名为“创造营2020-张馨文”。

除了张馨文,《创造营2020》另外一位选手刘梦在抖音也有不少粉丝,目前的抖音粉丝数471万。

她给自己的抖音认证是跆拳道二级和时尚达人。

但在其他人眼里,刘梦最引人关注的是外表和造型,由于长相和穿着打扮酷似男孩,很少人能够第一眼辨清她的性别。据悉,刘梦目前签约了艺人经纪公司嘉行新悦。

养成系偶像选秀节目在这几年捧红了很多流量明星。

《偶像练习生》走出了蔡徐坤,《创造101》诞生了杨超越,这两人如今是当下正红的两位流量明星,自带流量和话题属性。

这两档节目也彻底带热了偶像选秀综艺。此后,这类节目频繁上线,推向市场。

近日最热播的偶像女团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 》,更是抛出了全民梗。

人们被“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这类朗读型rap疯狂洗脑,各个选手的表现也让人津津乐道。

这类偶像选秀综艺节目有着非常高的话题度,如今,张馨文这类抖音红人的加入,更像是短视频达人又一次破圈尝试。

事实上,想要借助综艺破圈的短视频达人,此前就有不少先例。

上综艺,能出圈吗?

2019年,嘻哈综艺节目《中国新说唱》上线,第三期的节目中,抖音达人嘿人李逵出现在节目现场。

他一身嘻哈打扮,在现场唱了一首《我是rap》,扎实的基本功赢得了导师和观众的一众认可。

虽然没有走到节目最后,但这次经历让很多人认识到嘿人李逵的说唱实力。

在抖音,他走的偏向于搞笑路线,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四川话,也能演绎各个角色。

如同他在《中国新说唱》里唱到的那样:

“大家都大声叫我搞笑李逵,老是在成都吃麻辣烫搞得我火了起来。”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嘿人李逵借助《中国新说唱》获得了更高的热度和关注度,往“出圈”的路上迈进了一大步。

尽管随着节目结束、热度消减,嘿人李逵最终也并没有进入娱乐圈发展,但实际上也让自身的生命周期变得更长,拥有更多的发展可能性。

更早之前,抖音达人哈妮克孜参加了一档国风文化唱演秀《国风美少女》。

出众的颜值和美轮美奂的舞台画面让哈妮克孜一夜成名,抖音粉丝短短几天涨了百万。

但借助综艺一夜成名之后,哈妮克孜并没有掀起更大的浪花,如今的抖音粉丝仅仅只有349万,她在抖音给自己的认证是演员。

还有另外一位短视频达人野红梅,因为登上综艺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

与嘿人李逵和哈妮克孜相比,野红梅的综艺之旅充满了戏剧性。

2018年底,抖音百万粉丝达人野红梅参加了奇葩说第五季的录制,因为俏皮无厘头的辩论风格,瞬间吸引了很多观众的眼球。

野红梅火了,但也没有风光多久。

在后面的节目录制中,因为不够得体的行为举止而遭到众多网友的吐槽。

不久后还蹦出了一个大瓜:野红梅是MCN机构洋葱旗下的短视频达人,野红梅走红后,想要离开洋葱,但洋葱没有同意。双方在网上开撕,各执一词,互爆黑料。

最终的结果是,野红梅的抖音账号被公司收回,微博小号也注销了。至此,野红梅从大众视野消失,今天已很少听到她的消息。

不管嘿人李逵、哈妮克孜还是野红梅,短视频达人的综艺探索,结局似乎各不相同。

短视频还在造星

从过往的案例来看,不管风评是正面还是负面,短视频达人借助知名综艺节目确实能短时间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

张馨文成为《创造营2020 》学员后,抖音视频的评论区更加活跃了。

她也在抖音发布了一条相关视频,号召粉丝“pick me”,目前点赞数超过67万。

“你一票我一票爆胎明天就出道,冲啊。”很多粉丝在底下谈论如何助力爆胎出道。

尽管《创造营2020》还未播出,但相关微博热搜的话题阅读已经超过了7.1亿。

得益于微博的话题热度,这为她带来了不少路人粉。在她2017年发布的视频里,近日还有不少路人粉跑去留言:“过来考古了”。

但达人要借助综艺节目真正出圈,成为知名明星。从过往的案例来看,这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网红造星向来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尤其在直播行业,几乎每一个直播平台都尝试过造星活动,助力平台主播出圈。

但真正能成功的例子少之又少。

陌陌主播张依依也曾登上了《创造营》(此前名为《创造101》),但其在节目中的表现并非十分亮眼,并没有走到最后。

然而,在综艺节目“刷脸”之后,知名度和人气确实明显提升,据了解,后续一些时尚杂志、品牌合作还有影视剧的邀约也明显增加。

究其原因,娱乐圈的竞争一点也不会比网红的圈子低,不管是想进入那个圈子的人, 还是正在圈子里挣扎的人都如过江之鲫。

如今,众多明星开始下沉,拍短视频、开直播,依靠短视频和直播为自己助涨名气。

在杨超越被群嘲毫无实力,但依然能成为顶流的年代,这给不少人产生了成为明星很容易的错觉。

一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是,成为明星比成为网红的路更难走,除开团队营销、个人实力等因素外,运气因素也占了很大比例。

“短视频达人自带流量,也有才艺,但登上大舞台,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放大。到底只是想刷个脸,还是要走得更远,接下来还要看节目播出之后表现如何。”某短视频行业资深研究人士表示,短视频仍是吸附流量的最好阵地,也是适合造星的。

但坐拥流量之后,该如何出圈乃至造星,进一步扩大IP的价值?这或许依然值得平台及机构们思考。

干货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千万级抖音达人参加女团选秀,短视频还在做造星试验